欲戒虚荣

此为小号
不喜可取关继续关注大号

【洋灵洋】《溺于汪洋》『悬壶济世番外②篇』

洋灵洋暂且只放在番外

有机会再细细剖析两人情感

每一天

都在被评论感动❤️

《悬壶济世》正式完结
明天或后天会做一个集合
十分诚恳的希望到时候可以和大家在评论里聊一聊❤️

承蒙厚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溺于汪洋》

这是个绮丽的梦。

梦里有重重叠叠的山,有潦原浸天的水。
青山它蒸腾着白雾,让凉风顺着青灰色的脊背迤逦而下,潜进浩浩汤汤的汪洋里。

暮云收尽溢清寒。

梦中的人打个冷战,梦见自己迷失在汪洋温柔的鲸落里。

灵超有的时候很茫然,尤其是处于青春期敏感又关键的时期。
处在过渡期的小孩儿有时候会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对木子洋进行剖白和赞美。

他曾经把他写在课堂的作文里:“你是塞林格的田野、是萧红的呼兰河、是陈懋平广袤的大漠……”
最后被木子洋嘲笑说是把自己看过的那点儿书名都给生搬硬套上了。

年轻人纯真的卖弄带一点不可明说却人人都心照不宣的矫揉,似乎是要彰显自己已经懂得够多,想的够远。

少年不识愁滋味,为作新词强说愁。

他可从来没有因为这个嘲笑过小孩儿什么。
大模对天发誓。

都是从那个年纪过来的,谁不知道谁。
纯粹而直白,可爱的不行。

就像自己也曾抿着嘴在带有精油香气的信纸上写下一番令人牙酸的话,再颇为感慨的自我感动一番,甚至能真情实感的流下泪来。

有什么办法呢,青春期就是这样充满着尴尬与造作,美好又令人窘迫,饱含着对新鲜事物的期待。

作为从其中走来的人,木子洋比他更清楚其中的滋味,权当成了可以调笑的玩笑,一半留在心里,一半散失在耳朵里。

只有木子洋知道小孩儿都在明里暗里做了什么――

自己有时候并不是一个赖床的人,赶上盛夏的好时候,兴许会起的比大家早这么一点儿,懒洋洋闭着眼睛养神。
灵超也并不是一个天天闹腾的小孩儿,自己表现出疲惫的时候,只要不是镜头前,他也并不会真的闹自己。

“洋哥?”
从自己床上醒过来的小王子揉乱自己的头发,迷迷瞪瞪的往他床边儿走。

“……”
他没有吱声,在盛夏穿堂而过的风里懒的好似匍匐在水边的角马。

年轻人轻手轻脚钻进他的被窝,含糊着声音。

omega带着糖味儿,用下巴顶着ALPHA的肩头。
木子洋睁开了眼――omega在试图抚摸自己并不明显的腺体。

……

“老岳啊。”
木子洋叹了口气,有的时候他会觉得,他和灵超之间,不知道比卜凡和岳明辉狼狈了多少。

“别想那么多,”岳明辉心照不宣的拍拍他,“兴许就是觉得好玩,这个年纪的皮孩子都喜欢这一套。”

……这个皮孩子可不一样……

大模先生很郁闷的摸摸脑袋。

他的omega像是误会了什么,顶着未成年人的名号,却一门心思想要对他这个ALPHA做什么。

跟岳明辉待久了整个人都会变的神神叨叨的。
在大厂里,秦奋曾经这么和他的ALPHA吐槽,说首当其冲的就是耳濡目染不知道多少年的灵超。

他们四个可一点都不和别人一样,两个活的透彻明白过头的老怪物,和两个跟着学坏的弟弟。
卜凡跟着岳明辉学会了成年人那点儿为人处世的圆滑,木子洋却说什么都不肯教给灵超这些东西。

毕竟也囿于每一个秀场,他见过人间那些最有韵味的皮囊脱下服饰的样子,像是剖开他们的皮肉。
看的多了,就知道那些傲人优雅的颌骨里盛着的是比世人更多的七情六欲。

木子洋不想告诉他这些,宁愿灵超眼里永远对一切保持新鲜感。
只是没成想其他两人也抱着这种心态,带着七分的疼爱和三分的私心,把小东西包在他们的网里,保护的连点儿风都进不来。
“做你喜欢的,做你想做的,你哥哥们给你撑着场面呢。”
卜凡曾经这么对小孩儿说。
而木子洋是万万没想到,小东西能解放天性的这么彻底。

兴许是一种触底反弹,被保护的太好就容易产生一些反作用,小孩儿也就是某一天突然发现,比起让他的ALPHA拥有他,他更想拥有他的ALPHA。

一个做出自己离家决定的年轻人,有多需要被当成一个孩子?

年龄和第二性征多多少少糊弄了三个成年人,把一个露着虎牙的小狼崽拢在臂弯里。

木子洋知道他为他写过那些令人牙酸的疼痛文学却不知道他把枕头底下的意林换成了昆德拉,
知道他钻进他的被子里用手抚摸他的腺体却不知道自己已经习惯躺在小孩儿的怀里休憩。

他不想让他看见埋藏在黑暗之下的那点东西,那灵超就当做什么都不懂,在镜头前偶尔滑一句舌头被他洋哥打圆场,回头再缩在被窝里默默总结网络上映射的每一个表情。

的确想木子洋想的一样,灵超没发现他尽力隐藏的那些东西,但却在不知名的角落里迅速的成长。

一个明收暗藏,一个故作茫然。


三毛说过:天空中没有痕迹,但鸟儿已飞过。有的转变就是这样不着痕迹的发生了。

那个时候三个成年人胡闹,木子洋嘴上和兄弟说的是羡慕凡子能抱能睡这种带点儿颜色的玩笑,心里却对还没长大的情人多出不知道几斤几两的无奈。

“我这是沾了个光,哥你得自己老老实实把人带起来。”
得了便宜,卜凡不敢卖乖,趁灵超上课的时候亲热的搂着队长,试图开解一下郁闷的大模。

“……”
得。

木子洋嫌弃的撇撇嘴――你洋哥顶天立地,不至于连个未成年都染指。

被嫌弃的大A怂怂的摊摊肩,知道自己说点什么都是刺激他。

平静的生活有的时候需要一点儿乐子和激情――自家ALPHA被怼了的岳明辉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

你永远不知道疯起来的岳明辉有多亡命。
很多天后的木子洋摆出一个标准的微笑,呵呵。

就好像是特地要为不上不下的小情侣们做点什么,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灵超还就好巧不巧的站在了卜岳的宿舍门儿口。

他看见自己的两个哥哥在床肆间肆意的亲吻。

也并没有什么过度的行为,他也只不过看见了两人含着笑相交触碰的唇齿。

“……儿子?”
被拥压在床头的男人愣了一下,推开正在亲吻的恋人,回头看一眼门口――门已经被贴心的关好了。

“……老岳。”
“早晚的事儿。”
岳明辉安抚似的用额头蹭他。

……

看到那一幕之前灵超可从没觉得怎么样,就好像是单纯的带了一个情人的名号,厮混成最亲近的兄弟。
两个哥哥躲在房间里的亲吻让他突然就意识到了不同,意识到那个吻里所饱含的深情与索求。

客厅里,小孩儿并不知道胸腔里涌动的情感是什么,一点儿撞破别人的歉意,一点儿目睹情爱的羞涩,还有一点儿不知道哪里来的茫然失措。

“嘘……”
身后一只手温柔的遮住自己的眼睛。

“给他们留一点空间。”
刻意被放轻的声音充满了对那对恋人的体己,却无意间触动了男孩儿敏感的神经。

木子洋同样反应过来,暗暗责怪自己没动脑子,说出的话里九成九把灵超放在了‘外人’角度上,好似向他显摆自己意图教育他。

“你……”
ALPHA试图说些什么弥补,却猛地被人攥住了手腕儿,怀里的人也灵巧的转过身来。

被当做奶羊养大的狼崽露出了牙。

ALPHA被狠狠地剖开了漫不经心,他从没见过那么具象化的眼神,像是炙火灼融了少年外面那层糖做的皮囊,露出酝酿了十八年的冲动。

“洋哥。”
少年带了点儿嘶哑的声线响起,木子洋就知道,他想多了。

灵超可从来没把自己放在外人角度,早就在无声的缝隙里,往三人不知不觉中插了一脚。

可以啊,小弟。

不同于其他omega应有的柔情,攥着自己手腕的小孩儿坚定又勇敢,强势的要人命。

“……你小子。”
雄狮沉睡在草原深处伪装成一只大猫,却被跳来领地的羚羊挑衅。

“也好……这样才有意思。”
属于ALPHA的信息素轰的涌来,带着威严与压迫,而被制压的omega没有露出服从的意思,反而肉眼可见的兴奋起来。

炽热的目光触碰在一起,在空气里打出欲望。

他的哥哥有一副漂亮的身体,灵超一直知道。

他的肢体像是浸透过水,懒散又充斥着吸引力,在肩胛到腰线的曲线里裹挟着蜜糖。

我要你,木子洋。

我要你。




……

眼里的火热浓烈的像是要吃人,像是一只雏鸟骄傲而勇敢的站在围城墙头,看着墙里的人想出去,墙外的人想进来。

黑夜总是带给人以无尽的勇气与坦然,一如小孩儿固执的站在自己面前,指尖颤抖却一步不动。

他知道小东西快要给过多的情感积压给挤碎了。

“到底是我教出来的。”
木子洋很高兴,比起诧异和犹豫,更多的是欣喜与骄傲。

小东西并没有变成他以为的那种柔弱温软的omega。

哈。
黑暗的客厅里披露出大模愉快的笑意。

想标哥哥?
……
他从灵超眼里看到了肯定。

这小东西是个疯子。
木子洋笑了。

ALPHA的血液里奔腾的是冲动和嗜血的激情,即使他看起来慵懒到无害。
别瞪着我,小弟。
你哥哥我才是正儿八经的老怪物。

……

岳明辉说过,卜凡是一座巍峨的山。
而木子洋是令人向往的汪洋。

他广袤,温柔,波澜不惊的浸透了天。
鲸落在他的眉眼里循环往复,洋流在他的血管里冷暖交替。
水平运动的张力使他看起来波澜不惊,可若剖开他的大洋中脊,就知道他的海底,沉睡着冰川大洋,漂泊着古老的旧船。

他覆盖在土壤之上,脚下是千亿年前的山川河谷,原始村庄。

海的下面永恒的充斥着热与火,那是板块的艺术。

它是世上最温柔的裁决者和最残忍的庇护者。

我要你掀起风浪。
汪洋听见胸腔里某一生灵的悲鸣。

有什么的,小弟。
你是在从海的怀里醒来,
我在引导你。

“李英超,你这是玩儿了你三个哥哥啊。”
木子洋在黑暗里笑,手指在他的后颈摩挲。

被按住后颈的小孩儿第一次感受到威压,却为之着迷而澎湃。

“啧,”ALPHA颇为感慨。

“来。”

灵超愣愣的看见木子洋展露出肆意的笑,伸手按住自己的肩膀。

大模的气场带着黑夜所赋予他的危险与诱惑,他扯起笑来,不容反抗的捏住Omega的后颈。


来吧

“哥哥带你疯。”

……

风在夜里说有人被撕碎在汪洋里。




人和人是不一样的,木子洋想的特别开。
他岳明辉把心掰成八瓣儿妥帖好每一份真情,稳妥的不愿有一点儿意外收获,把自己处在一个安全的圈里。

和自己不一样。

我想要更丰盈的情感和更丰沛的热爱。
要冲击血管的澎湃也要沉溺汪洋的静谧。

青山见证生灵往复,所以温柔慈悲。

汪洋包裹着万物更替,所以善变汹涌。








很多天以后灵超无意间又想起那个绮丽的梦,

梦里有重重叠叠的山,有潦原浸天的水。
青山它蒸腾着白雾,让凉风顺着青灰色的脊背迤逦而下,潜进浩浩汤汤的汪洋里。

暮云收尽溢清寒。

梦中的人打个冷战,梦见自己迷失在汪洋温柔的鲸落里

可他醒来,发现自己是被山川风海守护的生灵

甘之如饴被撕碎在海的炽热里

评论(53)

热度(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