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戒虚荣

此为小号
不喜可取关继续关注大号

【卜岳】《山不转 水不转》『悬壶济世番外①篇』

看评论发现大家都心疼小娄

所以在番外里给小萝卜头一个交代

不要担心
他经历的一切
都曾在老队长过去的日子里一样的走过。

❤️承蒙厚爱
等番外完结之后会做一个整理,
想要好好的和大家聊一聊

今天也是被评论感动的一天⛰️
――――――――――――――――

《山不转水不转》

娄滋博曾经以为他们再也不会遇见。

不知道在多少个航班上,记忆里的过往都活生生的浮现在他眼前。

家乡那片看不见尽头的耕地里,他曾坐在地头上满头大汗的去分离土生植物中的杂草。

满心热情的少年是足以对抗头顶的骄阳的,他吟唱的唇齿轻咬草本的杂根,握话筒的双手抹开湿润的泥痕。

“……个傻小子千万别一门心思向人家心里栽,好心不被当回事,可是要吃亏的。”
揉中药的妇女好心的提醒,手上却麻利的把药物糅合。

“不会的,姨。”
娄滋博也这么笑着回应她,抱着装好的棉纸包一脸真诚。

岳明辉怎么可能不知道。

“老岳,这药是邪乎,熬完了连点药渣都是细的。”
卜凡清洗药壶的时候,颇为感慨的用手攥攥滤出来的药泥。

“人小娄真是实在孩子。”
岳明辉赞同的咽下最后一口药。

糅在丸子里的诚恳从来都不会被忽略,血管里一天比一天温和的躁动让他心里比谁都清楚。

老队长是因此愧疚过很长一段时间的。

平白的消耗了少年人的热情和真诚,无论怎么用语言和玩闹弥补,总是感觉亏欠了人家。

娄滋博这里也曾一样,细腻的心思在某一个被温柔拒绝的夜里突然惊醒,咬着下唇开始思考,担心心上人把这一切当成负担。

能劝解别人的人往往都得先劝解自己不是?

他到底低估了他。

多年后的某一天,当他们再次重逢,酒足饭后娄滋博在和男人再次交言,有意无意的提起这件事。

“我是真怕岳哥你把这事儿当成个担子……”
长大了不少的少年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揉揉指腹。

“你凡哥之前是不会做饭的,”岳明辉左顾而言他,倚在沙发里缓着酒劲儿,看着热闹的兄弟们温柔的笑,“可是为了他学姐,人就是肯窝在连暖气都没有的出租屋里学,冻的手直发抖。”

“……咳。”
没想到他说出来这么一句,娄滋博有些茫然。

“这儿,”他眉眼温柔的指指自己的花臂,“就是有英国人喜欢这种调调。”

“懂了吗,小娄。”
觥筹交错的声音里,他听见岳明辉低哑温情的声线。

“嘿。”
娄滋博笑出声来,好似堵在心口的东西给初生的雪水融化了一般。

懂了。

世界上总有最深情的付出放在不够正确的人上,旁观者总说不值。
就好像熟练闷煮的大A也曾手忙脚乱的处理油锅,矜重内敛的队长也曾毛燥的冲向纹身店。
这可不叫浪漫,顶多算是冲动带来的附属物。

可是这一切又都不叫错误,
手上被热油滚过的疤痕和埋藏在花臂之下的故事从来不会是两人之间不可逾越的障碍。
这些故事像是带有粘性的涂料,把他们填补的更好,送到他们该遇到的人面前。

或许有哪个幸运的女孩吃过他炒的半生不熟的鸡蛋,又或许有哪个男人深情地抚摸过他胳膊上的墨迹。

但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从今以后的每一口佳肴都带着恰好的温度和他喜欢的口味,从今以后的臂膀也终将覆盖上他的衣裳。

我接受过可能投递错方向的深情,可我也同样在曾经把我的一腔孤勇奉献给已经走向远方的他人。

人们就是在这样的平衡中补给和循环往复的。

谁都不能阻止。

为了成为你面前最好的我。

“哥哥脸皮厚着呢。”
岳明辉指指自己的脸颊,笑得有几分戏弄。

别急,小娄。

世界是个循环往复的整体,你也将会收到来自别人投错地方的热爱。

“多少年前的破事儿也拿出来说……”
远处的ALPHA默契的感受到什么,端着饮料过来捞起快要歪倒的恋人,“喝多了吧又。”

娄滋博一抬眼,看见他手上右侧那点儿没能恢复好的疤痕。

“走了啊娄儿,你岳哥喝点有点多。”
卜凡无奈的把人扶起来,老队长也晃晃悠悠的倚在他的怀里。

你看,你是不会这么囿于我的怀里的。

娄滋博闷了一口,笑得爽朗的多了。
“凡哥你们慢点儿,路上小心。”

宴席之后,人们像是聚集过后的灯火,疲惫的散开了。
灵超和木子洋喝的多,提前离开了,留下卜凡和他的队长开着车,准备离开。

岳明辉其实没醉,他的ALPHA为了开车没喝酒,他也没打算变成一摊醉鬼。

席上的一切都真切的映射在两人的眼里,开车的大A撑着头想了想,用没握方向盘的那只手伸向副驾驶。

被握住手掌的男人抬了抬眼皮,从唇齿里漫出一声温柔的笑。

“吃醋?不能吧。”

“哪啊,醋的不行。”

一本正经的玩笑把疲惫的男人逗笑了。

“闭上眼睡一会,”卜凡给他放下遮车灯的顶板,“到家给你煮醒酒汤。”

“给加点糖。”

副驾驶的男人安稳的反握他的手。

……

眼前的车缓缓的离去,娄滋博默然的一个人站在包间的窗台,想起当年那个温热的拥抱和刚刚男人低沉的声线。

时过多年,他终于是参透了岳明辉那一句“山不转水转”。

自己或许应该感到庆幸,这一树最繁盛的花,虽没给到正确的人遮风避雨,但好歹为某位疲乏的旅人做了烈阳下最沁人的芬芳。

是时候了,
山不转水转。

“谢了,岳哥。”
他温柔的呢喃,眉眼里像是有深情和热爱。

这树花要收起枝干,等最需要荫蔽的人了。

走进夜里的身影很坚定,充斥了遗憾和圆满。
痛吗?
没关系,
不知道多久以前,他也曾像你一样,
被情感的支配剥骨抽筋,
为不知道姓甚名谁的他人留下挣扎的泪。

你看,
世界就是这样循环往复,又让人甘之如饴。

风听见夜里有人低沉的笑

岳哥

岳明辉

祝我们抬头月明星辉,低头脚下有路。

你我之间,终是

山不转,
水不转。

评论(62)

热度(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