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戒虚荣

此为小号
不喜可取关继续关注大号

【卜岳】悬壶济世(ABO)08『完结』

多cp

真的是把我吓了一跳😂️

评论里的姑娘们,
不好意思不能一一回复了
看见每一句评论和感慨
都在偷笑你们真可爱

❤️承蒙厚爱

【正文已经完结咯,五一假期的存货也都放出来了,还有想听故事的姑娘,可以期待一下番外,不定期更新,感恩❤️】
――――――――――――

卜岳8

日子倒是这么不咸不淡的过去了,像是湖底沉睡了一船的沙。

厂里也慢慢都传开了坤音内部的消化问题,这种信息淹没在无声的善意里。

大厂第一A终于在某个早上褪去了信息素里的暴躁和冲撞,变得踏实下来。
而同屋的坤音队长也揉着后颈出现在众人面前,带着一身厚重的烟草清茶的混合味儿。

亲眼见证了大厂外挂被标记的反差,练习生纷纷躁动起来――那晚的信息素暴动几乎是肉眼可见的。

没见过如此深情的信息素融合,也再没见过那般令人窒息的浓度。

“就好比一个要持刀而上另外一个就心甘情愿的引颈就戮。”
有的练习生是这么说的。

分化过的都清楚,那一晚上先是被要抑住你喉咙般的ALPHA气息逼得醒来,再被堪比是乾坤一掷的omega气息给安抚下去是个什么感觉……
……干架干到一半儿对方给你摸摸头的转变感受一下?

半夜三更被呛起来的韩沐伯无奈的揉了揉眉心,侧身搂过自己的omega,深深地吻下去。

“……老韩?”
秦奋也茫然着,配合的扭开床头的灯。

“明天找老岳要红包。”


……

“姜还是老的辣,秀恩爱年轻人终归是比不过比不过。”
观察了一早上的温州人肯定的点点头,表示坤音队长从头发丝儿到脚后跟都散发着柔软。


“哥。”
在某一个夜晚,卜凡从阳台逮到了一只嚼烟丝的老队长。

温热的手掌垫在下巴上,示意男人把嘴里的东西吐出来。
“脏……”
男人含糊着嘟囔一句,到底是被摸了摸耳朵,乖乖吐在人手上。

这都是什么破习惯……
两米大个默默吐槽着。

擦干净手的大A心满意足的从后面把他抱在怀里,窝在他的颈窝里又吸又闻好半天,最后用气音笑出来。

“笑什么呢。”
岳明辉有点无聊的叼着嘴里的香烟滤嘴玩。

“洋哥还真没说错,我沾了大光。”
白捡一个神仙老队长回窝。

……

“……得瑟什么呢”
被按住小腹的男人不自在的摸摸鼻子,被自己ALPHA隔着小腹抚摸内腔的滋味并不是很好受。

“哥……老岳……”
年轻的情人调笑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手掌暗示般的在自己小腹摩挲。

“……皮孩子”
岳明辉终于搁不住笑出声来。
年轻人食髓知味又摊上他这么个千年道行的老妖精,也不怪他天天拽着自己往床上扯。

恋人之间熟稔的动作在房间里调活起来,情迷意乱里,两个人额头顶着额头,不约而同的笑起来,亲吻着的嘴角都是弯着的。

谁说相爱一定要一场轰轰烈烈的告白和追求,有的故事,从某一个对上视线的夏天就已经开始了。

……

“……岳哥。”

除了一路上相伴的情人,总会有这么几个可爱的少年横放在你前进的路上。

出厂前的最后一天,人们或悲伤或郁闷的相互道别的时候,岳明辉一眼就认出来了缩在墙角里的小萝卜头。

“嘿……”
被小孩儿纠结的面部表情逗笑了,坤音队长坦荡荡的走过去,逆着光像是从天上踱步而来。

“哥哥得走了,山不转水转。”
他比少年淡定的多,一句山不转水转也不过是客套,这场宴席从他们相见就注定要散场,只有成年人能接受这样残酷的现实。

娄滋博比他想象中坚强的多,从黄土地里生长起来的的少年身上没有水一般的柔情,却有山的厚重。

“小娄以后一定会走的特别好。”
岳明辉说出这句话带着八分的真情实意。

来自少年的怀抱紧紧的圈住了他,然后很果断的放开。
他大概也知道,这是他步入这个圈子前,难得一见的真心了。
大概在未来的某一天,他会变得和这个男人一样,历经多少虚与委蛇,最后沉淀成一个温柔善良的人,把岁月的风尘含在口里,变成沉默的热爱。

年少时遇到的人有多重要呢?

大概就是你到最后身上都带着他的影子。


一如后来,
当出道以后的oner在圈子里不可避免的遭受流言攻击,
恰巧接受采访的娄滋博也免不得被记者狠狠地噎了一口。

他鼻尖似乎闻见当年那阵纯厚的茶香。

“他是个特别好的人,他们都是。”
被磨打成半个老油条的娄滋博到底是回过身来,不顾经纪人的劝阻。
“真的,他们特别好。”
他特别好。

他攥着记者的话筒,十分诚恳,像是多年前的小孩为了致歉,拿着小蛋糕去敲开那扇宿舍门。

经纪人并没说什么,只是从记者嘈杂的交谈里,透过他真挚的辩白,依稀的看见一点儿这个圈子里最缺少的真诚。

他说完了,下一个嘉宾也迎上来。

莽撞的半老油条带着释然的笑意,转过身走了,全然没有半分行程赶紧的疲惫。

他笑着冲对着他的镜头招招手,像是迎接粉丝的欢呼,又像是对他年少的青春作别。

傻笑着离去的模样,一如当年那个偷摸给自己塞中药的小男孩儿。
风波之后,岳明辉看见了那个报道,低着头无奈的笑了。

曾有一树花在它最灿烂的时候让他休憩在荫蔽里。


“对不住咯,小娄。”
同样的话又一次说出口,不过这一次身旁多了一个ALPHA。

“……不用担心,你男人没这么小心眼儿。”
卜凡端着从厨房给他熬的稀饭,小心翼翼的吹凉。

“这不是怕伤了你两米二的嫩心么。”
岳明辉接过粥碗,踏踏实实的靠近他的怀里,一边从微信上问小弟什么时候和木子洋搭上保姆车。

“哪和哪儿啊。”卜凡好笑的捏捏他大腿。

……

等到晚上收拾东西的时候,缩着个子在刷碗的大A瞅了一眼客厅里闹腾的洋灵二人,突然出了声。

“诶哥。”

“?”
卜凡没出声,抬着头想了想,手背蹭蹭流汗的额头。

岳明辉一愣,脑子里飞快的过了一遍,居然就这么明白过来。

“多少年前的旧账,你哥哥不在意这个。”

“那可不行。”
老实的山东人接过他手里的盘子,洗去上头滑腻的洗洁精。

水龙头里的温水冲干净两人的双手,热气晕染了岳明辉的眼睛。

空气里温暖又静谧。



“我在爱你。”


他听见他的ALPHA在他耳边嘟囔。

啧……

迟了不知道多久的表白。

一颗万年不动的老心又蹦了一蹦,一如多年前滴在手腕上的汗珠子。

哥哥知道。

“我也是。”






……

“洋哥?”
灵超戳戳玩手机的木子洋,示意他往厨房看。

大模看了一眼拥抱在一起的两个人,嫌弃的出声。
“两个老怪物。”
声音里裹挟着柔情和感慨。

“走吧,不看妖精打架。”
攥着灵超的手,俩人默契的抿着嘴偷笑,踮着脚尖回屋了。




啧,

被亲吻的omega在心里默默的感慨。




悬壶济世,

终于医好了他这颗脆弱的芦草。

从此以后,
路上一树一树的花开将要等候它的燕子,
而旅人终将从土壤中醒来,
肆意的奔跑在他的青山里。



那是山的悬壶济世。

评论(76)

热度(1023)

  1. Алина欲戒虚荣 转载了此文字
    重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