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戒虚荣

此为小号
不喜可取关继续关注大号

【卜岳】悬壶济世(ABO)06

多cp

标记了

小车

希望有人能看懂嚼透山的深情

每次看评论都觉得大家是真的很可爱了❤️
承蒙厚爱♥️

评论有链接❗️

――――――――――
http://img02.sogoucdn.com/app/a/100520146/4cf646cc8a9b7178b3ac6445855b6b9a
(车🚗️)

他太好了。

卜凡从后面搂着他,眼里要给一颗酸涩的心拧出泪来。

他挤进床里,惊醒了休憩的omega,年长的恋人抬抬眼皮看他一眼,伸手摸上他燥热的后颈揉捏几把。

“别闹。”
微哑的声音从他嘴里溜出来,带着被情欲浸泡的疲惫。

他的腿很细,卜凡用手握着他的脚腕。

“对不住,老岳。”
一声诚恳的致歉。

“我知道……哥哥知道。”

他太了解他,他也一样。

面对喜欢的人那点儿无处可躲的小心思,都会在眼睛里露出来。
岳明辉害怕,
没人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对于前路都看不见的未来,岁月淘洗过的成年人深知个中是非。


别对我道歉,只有我知道你在拯救我。

……

灵超在觉醒串宿舍的时候曾经抱怨过,说他凡哥木楞的厉害,完全猜不透他岳叔的一点心思。
左叶和秦子墨曾经和他同仇敌忾的掰着手指头说大厂第一A的种种。
秦奋看着他们胡闹,看向韩沐伯交换了一个眼神。

只有他们才能看明白这俩人的暗潮涌动。

从来没有什么老队长的单箭头苦恋。
韩沐伯曾经无奈的开导左叶。

你凡哥……
秦奋和韩沐伯到嘴边的话没说出来,年轻人还需要更多的历练才能参透。

大A的内心很温柔,甚至说是很慈悲。

他聪慧的内心早就看出来了成年人在面对抉择时的惶恐。
作为一个有担当的A,他什么都不能做。

哥哥,
我先伸了手,你就没什么选择权了。

他了解自己的队长,大概自己开了口,岳明辉也就真的会踏踏实实的跟了他。
可是不行,他舍不得。

只要他的队长不开口,他就不能给他断后路。

我不能伸手啊,老岳,
如果你自己不过来,我就不能切断你其他的选择――你永远都能抽身。

这大概是年轻人看不懂的付出,变相的被当作是一种戏弄。

是谁说ALPHA对omega具有统治力的?

这种统治力是令人难以抉择的隔膜。

卜凡不想用统治力来强行替他做决定,他想让他的岳明辉心甘情愿的、谨慎的决定之后的道路。

由你来选择你自己的道路。

不像表面上的戏谑,卜凡的心里是一座巍峨的山,他宽厚而广袤,隐秘着生灵。

这是个有担当的ALPHA,更是个有智慧的年轻人。

“……凡子啊。”
岳明辉疲惫的攀上他的肩头,一颗心像是在风尘的吹拂中落了根。

谢谢你,让我选择你。

肩头上意料之中的渲染来一阵温热,在尘世里来回跋涉二十多年的灵魂终于找到了门。

从来
从来都不是对于年轻人特有的纯情的悸动。
是安稳和深沉的依赖,
才动摇了岳明辉这颗飘在空中的芦草。

岳明辉不能在灵超、木子洋甚至娄滋博的面前哭泣,哪怕是秦奋也不行。

他们知道他内心的压力和隐忍,却不能很好的开解,就算是秦奋和韩沐伯,也只能是无言的拍拍他的肩头以作慰籍。

他见过的山,跨过的水太多,所以没什么能够击倒他,可他同样度过最黑的夜和最凉的风。

而现在,他终于踏上这座最为广袤的山,沉睡在他的土壤里。

“哈……”
omega感慨的笑出声来,温情的任ALPHA亲吻他的后颈。

我爱你。

我知道。

返程的路被岳明辉自己切断了,那条路上有芬芳的花和满树的浆果。
可他即将踏上这座巍峨的山,山上没有红粉,只有满目的青葱。

他不适合那条路,
疲惫的旅人经历了风尘,没有了守护那些花朵的心思。
他将被温柔的包裹进山里,被这座翠绿的深厚所保护,并倚靠着他。

当ALPHA的结箍住他脆弱的宫口。
岳明辉知道,
他已经找到了。

“睡吧,哥。”

山爱着他的水,
月亮翻山越岭的走来,
旅人沉睡在深山的土壤里,
他的臂弯里
荡漾着满山的月明星辉。

评论(111)

热度(789)